- N +

星里话·对话姐姐⑥丨张萌:黄晓明被我害得到处发红包,真怕他破产了恨我

导读 : 本文由腾讯娱乐《星里话》原创id:txent▲黄晓明因给姐姐们发红包被群友压榨,张萌直播道歉:现在不敢见他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播以来,话题持续引爆。姐姐们自带光环、流量和话题,在各自领域也都有过一番成就,如今重新出发,再... [...]


星里话·对话姐姐⑥丨张萌:黄晓明被我害得到处发红包,真怕他破产了恨我


本文由腾讯娱乐《星里话》原创

id:txent


▲黄晓明因给姐姐们发红包被群友压榨,张萌直播道歉:现在不敢见他
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播以来,话题持续引爆。姐姐们自带光环、流量和话题,在各自领域也都有过一番成就,如今重新出发,再造梦想。她们敢说敢为,岁月的洗礼赋予她们不同于20岁的通透和勇气。


过去这些年,她们的人生发生了什么?对于未来,她们又有怎样的野心?腾讯新闻《星里话》与多位姐姐进行对话,请她们讲述“乘风破浪”背后的真实人生故事,本期嘉宾是“老板娘”张萌。


在一众姐姐中,张萌是画风颇为清奇的存在。她一上节目就亮出自己制作人的身份,并毫不讳言自己此行的动机:找演员。也因为这样直率的开场白,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“玩票”、“不务正业”的争议。


但在采访中,她澄清了这一连串猜测。她不否认自己在节目里说过的话,却也不承认“玩票”。她告诉我们,自己的确有女团梦,并为此努力学习唱跳。第二次公演时主动要求加一段海豚音,本是临时起意,也遭遇疯狂吐槽,但最终公演时效果却很惊艳,让网友们很是意外。


她曾在《神话》、《安家》等大牌云集的电视剧中的表现都颇为亮眼,更因丈夫是知名影视公司的CEO被坊间称为“老板娘”,谈起行业的问题,她也很有自己的想法。


但不管节目内外,她似乎都没有“老板娘”的架子。她可以轻松面对分组时不被选择的尴尬,也能大方自黑。甚至在每次身处风口浪尖时,不躲不藏,主动录视频回应。张萌说,自己从不做人设,但一直奉行两个事:一是真诚,二是尊敬。


她对于“红”这件事也没什么野心,但与此同时,她又活得通透、努力,“我从不期待任何事,因为剧情往往不按你的设定走的,越期待越失望。但我希望自己能在狂风暴雨中乘风破浪。”



以下为张萌的自述:


1、动机:上节目不是为了玩票

真的有女团梦


第一期节目播出后,网上就有人骂我动机不纯。说我不是来比赛,是来玩票的。得澄清,我是真的来圆梦的。我的天呀!哪个女艺人会没有女团梦?


我以前看过《创造101》,就是杨超越那届。看着就会理所当然地觉得,做女团挺开心、挺热闹的。来了之后,发现还是隔行如隔山。虽说大家都是演艺界的人,女团唱跳和演戏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,还是挺难的。


当时我们团队里有两个声音。一种认为,这节目听着就很酷很飒,很有创意,特别支持我去。另一种就老怕我丢人,觉得我根本不擅长这些,零基础,加上作为制作人也是有一定资历的,这么跑出去和人比赛,会不会还挺丢人的。


上节目之前,我临时找宋茜恶补舞蹈。可由于天赋所限,感觉她一直也教不出太大成果,有几个动作我实在是找不到感觉。她只好以鼓励为主,拼命给我打气,说萌姐你要充满元气、充满自信。


录制期间,我学舞也是特别慢,属于那种没有肌肉记忆的。很难一边记歌词,一边记动作,没办法唱跳一起学。后来老师也给我分析了一下,说我是典型的“脑力劳动者”。


听说最终是5人成团,那肯定就没有我了。用脚指头想想都不可能有我的。我觉得我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奇迹了,每次公演,都感觉我要走了。每次都做足心理建设,就是一旦宣布被淘汰,绝对不能哭,绝对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不坚强,不能丢人。黄圣依看我紧张兮兮的就特别逗,说哎你行了,可别天天这么说了,你不会走的。


录到现在,压力还好了,不像一开始那么日思夜梦了。舞蹈方面,也不确定有没有进步,反正有一些朋友说,看了《艾瑞巴蒂》组的公演,觉得我跳得还行。我既惊讶又怀疑,反复问他们到底有没有看。


▲张萌参与表演的《艾瑞巴蒂》


真的没有不务正业,也没有一直打电话处理事情。毕竟到处都是摄像头,24小时永远戴着麦,一些商业机密我是不会让节目组知道的,所以我都尽量减少外联。


至于说我是来“整合资源”、“潜伏选角”,这一点,我自己从始至终没有回避过。刚来我就说,希望可以多交一些朋友,比如能合作的演员、能唱电视剧主题曲的歌手。一想到芒果台花那么多钱,请那么多艺人,最后我去加微信,找她们来拍戏唱歌,我就觉得特别划算。


2、分组:6次没被选也没什么

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
第二次分组时,我足足站起来6次,都没有队长选我。当下确实有点尴尬,会觉得,哎呀,萌姐不要面子的吗。不过还好,我这个人习惯性受挫,一直没太把自己当回事。就在一瞬间,我在心里合理化了这件事。


我发现,和我站起来pk的人,实力都挺强大的。她们就像镜子,更照清了我自己,让我可以缺哪儿补哪儿。也让我懂得,以后没事儿别瞎有梦。梦有时候不是用来圆的,而是用来忘记的。


不过也有点小骄傲,因为这说明,我们的审美是一致的。就是都想跟厉害的队长混,那种唱跳俱佳的,觉得能学到东西。对于这个结果,也有点庆幸,还好优等生没选我。否则我肯定会特别痛苦,我会跟不上,那肯定更有挫败感。


和黄圣依、伊能静在一个组,我觉得超级和谐、舒服。人人有镜头,谁都可以秀,各方面都挺公平的。相处起来有商有量的,没有谁特别强势,如果觉得什么不妥也都好说,就是大家互相成就的感觉。所以说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
▲张萌和黄圣依、伊能静一起参加了第二次公演


这种感觉和之前的《艾瑞巴蒂》组完全不一样。当时大家都是第一次,谁也没经历过女团。又都是出道平均年份十几年以上的,各自都有一些固定的认知习惯。凑在一起,思维方式肯定要作出改变,就是需要一个适应过程。加上7个人也确实有点多,我起初还挺愿意表达自己的,后来就觉得,不应该再说了。


晓明哥(黄晓明)评价我们《艾》组难带,我觉得人家说的是大实话。姐姐们自己啥样,有几斤几两,心里都非常清楚。我们组基础层次不齐,好比一个班里有学霸、有学渣,在一起却要整整齐齐的,要所有人都考100分,那肯定特别难。


说到晓明哥,我感觉特别特别对不起他,估计他快恨死我了。上次在采访里说到,他总给我们发红包,结果他现在在各个朋友圈都被勒索红包,还被要求人均不低于200元的。现在演艺圈不景气,演员片酬都在往下降,我很害怕他破产。所以我都不敢见他,也不给他机会见到我说这事。看到他,我都躲着走。


分词的时候,我主动要求加一段海豚音。我以为,我的海豚音可以燃炸所有人,让大家发现我是很厉害的。没想到大家只觉得好笑,还因为那段排练内容疯狂吐槽我。有人说我像开水壶;还有说,你上次还知道自己不是碧昂丝,怎么这次就敢把自己当维塔斯了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是特别即兴的人。当时那段音乐让我情不自禁想到了维塔斯,于是我就跑去厕所,嗷了一嗓子。然后我就觉得,我是可以的。


▲张萌主动要求加海豚音


我们那个美女声乐老师,对于我的表现给出了一个非常赞许的眼光。真的,你放慢0.25倍看,一个很明显的眼神。人啊就怕遇到伯乐,哇塞,一下子就点燃了我的嗨点。我心想,我真的可以乘风破浪吗?


我的两个队友也让我特别感动,都很支持我。有人说伊能静眼神有点复杂,我当时没看到呀。也是后来看了节目才知道,原来大家心里也有点小复杂,但当时我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海豚音里。我朝着这个目标努力,猛练几个小时,觉得这事儿板上钉钉了。没想到赵兆老师一来,把我全否了。还好最后正式公演时,效果还行,网络上声音还不错。


3、姐姐们关系:洗澡都没时间

哪有精力撕


好像大家都很担心我们会撕,真没这个问题。这节目牛就牛在,完全耗尽姐姐们的精力。连洗澡都没时间,哪有精力去撕?


很多所谓的“矛盾”是有误会的。比如第一次见面,大家都挺热情地相互打招呼。后来有人说,海陆、沈梦辰被无视了,说我们部分姐姐比较现实。


其实我当时打了一圈招呼,但镜头不能把每一幕都剪进去吧。海陆和我公司演员麦迪娜演过《还珠格格》,私底下关系非常好,我俩在活动上也见过面。我也没觉得大家忽略海陆啊,我看她聊得挺好的呀。初舞台在台下候场时,我盘腿坐着,当时是在和沈梦辰聊天,这段也没播出来。


我们相处都还挺和谐的。在三人组里,静姐(伊能静)属于很有能量、特别喜欢表达的,可以一直说一直说。但她心地非常好,并不是非要让别人听她的,她是有所改变的。


▲张萌和伊能静在练习室时


黄圣依则是鼓励型的队长。别人可能对她有误解,觉得不大好接触,有点以自我为中心。但是真没有,一点都没有。她声音娇滴滴,自带那种上海小姑娘的口音,其实思想特大条。我们组怎么住、怎么分词,她都没什么事,怎么着都行。为人也极其仗义,有一次我们相约去按摩,我开会忙到深夜,她都洗完澡、卸了妆了,第二天6点还要早起忙她的事,可还是特地陪我去了。


▲张萌、黄圣依、伊能静在私下的合照


很多人都挺颠覆想象的。比如宁静就挺让我改观的,这次发现她超级随和,还很酷;吴昕就特别善良、聪慧,凡事不会往前冲,但哪里需要她,她就像螺丝钉一样;许飞也很让我意外,之前一些朋友和我聊起过她,有过一些不那么正向的说法,我接触下来觉得她非常可爱,也很有才华,是娱乐圈一个特殊的存在;张雨绮一开始跳舞有时顺拐,但短期内进步飞快,太励志、太逆袭了。


当然,相互暗自较劲,想灭掉别的队,这想法一定是有的。因为节目有比赛的机制,优胜者胜出,最终去留全靠舞台上的呈现,就是这么简单。所以没有事谁还顾得上撕呀,我觉得我顾不上。


上次拉票的时候太激动,所以说错话了。后来我也录视频道歉了 。我觉得拉票是我出的主意,自己做错事自己承担后果,不能让别人一起背锅。海豚音被吐槽,我也自己道歉了。然后有网友说我是“没有感情的道歉机器”,这里解释一下。


▲第一次公演后,张萌现场拉票,引发热议


一言不合就回应,这是我的性格。我这个人就是,做任何事不希望大家有误解,有什么事咱就把它说开。我是喜欢去解决问题、直面争议的人。哪怕一些人对我有误会、产生矛盾,我也不害怕这些。我反而觉得,不说出来,自己会睡不着觉,会憋出内伤。


至于发视频解释,是因为我特别不喜欢发文字。我要让别人看到我是什么样的态度,因为文字是有歧义的,每个人解读它和心态有关系,有时候,文字不能百分百地传达人们想表达的意思。


我跟姐姐们的相处,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,一个叫真诚、一个叫尊重。真诚就是做真正的自己,我最讨厌立人设,人设就是用来被打破的。你看我拉票也好、唱海豚音也好,都是在做我自己。尊重就是任何时候都尊重别人,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,你看网友们就算骂我顶多也就觉得我有点叽叽喳喳的。


4、未来:只要我还活着

人生就能翻盘


其实我也演过很多女一号,只不过演了不太讨喜的配角,忽然就被人记住了。娱乐圈就是这样,它不按照剧本走的。真正能演戏演得特别火,还能一直让大家喜欢的,又有几个人?


回想20岁时,自己还有点傻不拉几的,对于得到的东西都不那么珍惜。甚至演女一号,我总觉得是应该的。我认为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,角色会越来越多。慢慢的才发现,真不是这样的,你需要非常非常努力。


30岁之后,感觉人生进入到新的阶段。过去还可以迷迷糊糊混日子,现在真不行了。


张乘乘被骂成“渣女”,我却觉得她对别人是没有威胁感的。你知道最可怕的人是什么吗?就是这人又聪明、又坏,所以我会把反派的角色往笨了演。我演的反派招人骂,这真没什么,有些东西在别人那边是委屈,在我这边就不是委屈。观众就是看了戏,想宣泄一下。


▲《安家》里的张乘乘,是上半年荧幕上让人印象很深的角色


在当了制片人之后,我对此就看得更通透了。特别是当我发现,一般女演员演大女主的戏都是在20多岁的时候。如果30多岁还能演大女主,那我不如找孙俪来演,这个项目肯定成功率更高。我在里面演女二、演反面角色,你都能记住我。


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跨界当制片人,能稍微成功一些。大部分演员是在自己快过气的时候,转型当制片人,给自己量身做一个戏,重新捧红自己。你说出于这种心态,戏能好吗?


好多人觉得,我为什么不养尊处优当个老板娘,而要出去拼事业。我认为,这种想法还停留在上世纪。“老板娘”早该被替换成新词了,比如“创业者”什么的,我和先生是共同创业。我不是在家坐等收钱的。


大家可能有误会,我也挺辛苦的。做艺人会有团队帮你挡掉很多问题,当制片人却要自己直面最困难的事。还好我合作过的演员人品都很好,大咖真的不会耍大牌之类的毛病,人家红到那个地步是有原因的。反而是有些没那么大的咖,在前几年行业泡沫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厉害,有一些问题。另外如果我要找一些没合作的演员,我会做一些背景调查,找人品很好的。如果演员在现场不高兴,那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,我就会去解决问题,让演员更舒适地去工作。


以前单纯做演员的时候,自尊心还挺强的。当了制片人之后,脸皮厚一点了,当老板娘脸皮就需要更厚。不止要经常碰钉子,还经常是“背锅侠”。出了问题,别人不敢吐槽老板,但和你稍微沾点关系的,都能往你身上泼脏水。可这也没什么关系,我不是太在意这些。


希望未来自己能足够强大,经得起更多风雨。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,特别是这几年行业遭遇寒冬,发生太多意外了,这也让我变得更小心谨慎,小心驶得万年船嘛。希望在狂风暴雨中,还能乘风破浪走下去。只要我活着,就没什么不能翻盘的。


Stop!不要走开!娱乐圈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儿~加入『腾讯娱乐』,开启通往贵圈探秘的宝箱,赶快戳『这里』,拿offer,带薪追星吧!



『热门推荐』您还可以看:


星里话丨面对催婚催生压力,秦岚:我的子宫使不使用,关你什么事?


她的脸越来越“膨胀”了?


疯了吧?自己糊了还要拖别人下水…


星里话丨张咪自述抗癌路:曾离死亡一门之隔,从地狱里爬了出来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【投资展望2019】黑色金属2019:一场跟随政策导向的游戏
下一篇:WeChat“封杀令”被暂停,华人组织起诉美国政府获认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