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数说2018游戏女主播:在所谓的“寒冬”胖了十斤

导读 : 做了8年游戏解说,又做了4年游戏直播的女流(化名)表示,“如果说直播是一个人的话,那它是一个18岁的成年人了,但还是会有一些青涩”。受版号停发,对游戏内容审查的趋严以及对未成年人游戏时长限制的影响,业内普遍认为游戏行业在... [...]


数说2018游戏女主播:在所谓的“寒冬”胖了十斤



做了8年游戏解说,又做了4年游戏直播的女流(化名)表示,“如果说直播是一个人的话,那它是一个18岁的成年人了,但还是会有一些青涩”。


受版号停发,对游戏内容审查的趋严以及对未成年人游戏时长限制的影响,业内普遍认为游戏行业在2018年遭遇寒冬。


女流所在游戏直播领域容易受到游戏行业的影响。不过女流否认了寒冬的说法,“不觉得这是一个寒冬,我觉得这是一个小气候,像前两天北京突然的冷,到今天又比较暖,会有一些浮动”,“从用户的角度看,大家对好的内容的期待,一直都很高,这是一个刚需。”



她笑着承认自己在2018年胖了约10斤,在直播中被网友发现,满屏弹幕刷满了“圆圆圆”字。她笃定地说:“2018年我30岁了,我觉得我进入了人生的新的阶段”,“2018年对我来说是有成长,有变化的一年,也是过渡的一年,希望能给2019年、2020年打很好的基础”。


“学霸”主播焦虑没时间“充电”


女流的一天是“老三样”:早晨去国内外各大网站挑选游戏、试玩游戏,平均六七款中才会选出一款;下午是连续4小时的直播,需要她持续保持精力集中,同时兼顾游戏内的操作,介绍游戏相关内容,回应观众的弹幕内容,还要调试直播设备、音乐等;晚上会看书、看电影充实自己,也会挑选一些观众来信,用在《心灵砒霜》读信环节。


常规之外,她还需要定期参加索尼、微软等游戏厂商的活动,参与新浪游戏《游戏星计划》的厨艺挑战拍摄,参加斗鱼直播、西瓜视频等平台公益和商业活动,尝试VR等新技术下的直播。


女流将自己定位为内容创作者,她坦言自己的压力来自于一直在消耗,没有时间积累。“现在的压力蛮大的,我的压力一般来自于自己。很多的事情想去学习、想去做,但应付已有的事情就没有太多的精力了,一直在一种消耗的状态”。


“直播像电视台一样,大家喜欢调台的。”在她看来,互联网用户的需求是在不断进步的,内容创造者的供给也要跟上脚步。但跟上用户的脚步,需要内容创作者的创作、精力和积累,但目前的时间更多花在创作内容上,没有花费在积累上。


女流被外界广泛传播的“标签”是2006年内蒙古高考理科状元以及本科清华大学、硕士北京大学的“学霸身份”。


2017年腾讯研究院的一份针对4500名直播主播的调研显示,高中学历占比32%,大专学历占比24%,初中学历占比23%,本科学历占比15%,硕士学历、博士学历分别占比2%和1%。



女流在直播间常劝观众“休恋逝水,早悟兰因”,但她却在多次采访中为没有多学习才艺而后悔。“如果再选择的话,我会在进入直播行业之前学点才艺,全能主播的路更长,我的内容偏向单一化,但是现在已经无力回天”。



暴富“不存在”,知名主播也租房



在微博上,女流和观众“吐槽”楼上邻居好像开了幼儿园,她需要换个地方租房。


与女流相似,《王者荣耀》“一哥”主播张大仙在武汉租房住,依靠《童话镇》爆红的陈一发儿在上海也是租房居住,主播并没有像报道中一样,都“月入几万”、“大主播年薪几千万”。


腾讯研究院调研显示,2017年网络主播月收入在万元以上的仅有5%,月收入在1万元以下的普通主播占比却高达95%,其中月收入仅在100元以下的主播占比超过七成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头部主播中,本科以上学历占比达41%,其中博士学历主播占比高达18%,而普通主播本科以上学历只占比17%,其中博士占比只有1%。


根据已经披露数据的映客、花椒、一直播、美拍、陌陌、火山等六平台的数据,2018年上半年,六平台共143.79万位主播半年收入47.032亿元,平均每人收入为328.90元。



有人被封杀,但主播并非高危职业


主播行业也会面对一些风险。


截至目前已有MC天佑、五五开、陈一发儿、莉哥等知名主播,因不当言论被直播平台“封杀”。


在女流看来,主播并非高危职业:“其实标准都非常明确,规则都摆在那儿,不管是国家的也好,平台的也好,大家只要按照规则去做就好了,规范性的东西没有太难。而且现在很多主播在做的内容上,都在向正向、积极的方向去引导观众,这也是好的趋势。”女流在2018年得到了共青团中央的“安利”,被评为“中国青年好网民”。


“很多大家过去摸着石头在做的事情,现在都有了明确的方向和答案。当你知道自己人生方向的时候,路还是要坚持走的,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刚刚成年人一样的那种感觉”,女流说。


同题问答:
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Fami通游戏评分 东方赛车《幻走空中竞速》29分
下一篇:艾福杰尼:跨入主流后依然有血有肉的“泥巴小子”